【如果时间可以倒流】【作者:wfh521fzh】【上部】   出处:www.654lu.com    点击:加载中


如果时间可以倒流


认识娟完全是一个巧合。我虽然大学学的计算机系的,但我不喜欢聊QQ和微信这些东西,我感觉还是电话联系好,聊天工具太假了。

当时大学快毕业了,打算去珠海。也算为了圆自己一个大海的梦。就想着提前在QQ上加几个那边的妹子,先聊聊天,一来了解下那边的情况,二来也为自己的感情世界埋几个伏笔。

就打开QQ设定下年龄和所在地。随意加了十几个。最后就三个人通过了。其中一个叫娟的主动和我聊天。

你好啊,你是在珠海那边上班吗?娟首先问我。
你也好,我嘛,准备去啊。这不想提前加几个老司机,了解下吗。我也直言不讳。
啊,你跟我一样耶,我也准备过去,想加几个熟悉的咨询下呢。娟说。
呵呵,这真是梳子找和尚,不过也算是缘分,我们也可以聊聊的。去了也算有个照应。 我试探性的说了下,想看看她的态度。
好哇,你什么时候去,娟痛快的回答。我没想到她那么轻易的就答应交往。一时反倒语塞。再一想,可能是她客套话呢。也就打开话匣子和她聊了起来。

经过一会的聊天,她的情况我也大致了解下。刚刚初中毕业,16岁。不想上学了,恰好有几个亲戚在珠海,家是湖南的,又离的不算太远。就准备去珠海进厂。她知道我是本科毕业,还羡慕了好半天呢。看来所有的学生都有大学梦啊,可惜力有不逮罢了。我也是有苦难言,虽说学校也不错,但只是二类本,和一类本的那些大神竞争,没有什么优势。

可能是我的真诚打动了她,也可能是觉得我文化高,不会是坏人。几天聊下来就推心置腹了。殊不知,仗义每多屠狗辈,负心多是读书人。

我们相互通报了去珠海的时间并约定:到珠海后各自安顿好,就出来见面吃个饭。那会用电话的人不多,还没有彩屏机,最好的就是诺基亚8310的白屏。我当时用的就是这款机子。她还没有手机,说是去珠海在买。我就把我的电话号码发给了她。等她买到手机打给我。

到珠海后因为一些家乡的朋友和亲戚要走走,还要忙着找工作的事。就把这事给忘了。也没时间去网吧看QQ留言。就在到珠海的第三天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号码。我这才想起来我们的约定。估计是她。因为我那些朋友和亲戚的号码我都存好了。我赶紧接通了电话。

喂,来珠海了吗?也不上QQ,把我忘了哈。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,那会QQ还没有语音功能,所以一直都是文字聊天。但一通话我们就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样。冤枉啊,我也是刚到珠海不久,这边有几个叔伯要拜会,还要忙着找工作,我们不是说安顿好了在见面的嘛。呵呵,我开玩笑的,她一笑而过。这是你的号码吗?我存下啊,她嗯了一声。我们又忽然都陷入沉默了。因为接下来就的见面吃饭了。毕竟之前都是在网上文字聊天,见面又是另一个概念了。所以都不知道怎么说。那会话费非常贵,而且是双向收费。所以我只能打破沉默的说:择日不如撞日,那就今天中午12点,在翠微市场门口吧。好,她爽快的答应了。就挂电话了。

放下电话,我看时间也不早了,就洗漱了一下提前去翠微市场里转转。大概转了一个多小时,中午11点多。我就看到市场门口,有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女孩背对着门口站着。我刚想喊她,却鬼使神差的悄悄的走过去,轻轻的从后面捂住了她的双眼。猜猜我是谁?我在她耳边吹着气问。她身子一抖,可能第一次跟异性这么亲密接触吧,她的脸瞬间高温,我从后面看到耳根子都红了。哎呀,我赶紧甩甩手,烫死我了。我装作被烫伤手的样子。

她这才转过身,我一看到她的脸,当时就呆住了。这是我见过20岁以下,最完美的脸。那会农村的女孩子还是很朴素的,一点妆也没画。明眸皓齿皆是天然,亭亭玉立亦是天生,粉衣朱颜也是恰到好处。真正的美人是人装饰衣服,而人造假美人是衣服装扮人,果然不假。嘴角的小酒窝像一个旋涡,把我的心神往里吸。。。

“讨厌...”她轻轻微嗔的说道。我这才如梦方醒,捂眼太冒失,直盯太轻薄...
“对不起”我忘了,我们才是第一次见面...好像没这么熟哈...咳咳,我假装咳嗽来掩饰尴尬。

然后她转身就往前走,我以为她生气了,就唯唯诺诺的跟在后面。走了一阵,她忽然回头问:我们吃什么去啊?我一听愣住了。原来她根本没生气。只是在思考吃什么。我请你吃肯德基吧。她高兴的拉着我的胳膊,往翠微手机城边上有个非常大的肯德基店走。刚走了两步,又赶紧放下我的胳膊。尴尬的笑了笑。

哈哈,你看,这不赖我吧,我们虽然才第一次见面,可你给我的感觉好像多年好友啊,你对我也是这种感觉吧?

谁说的,也就感觉认识三两年嘛,哈哈。我一听她不打自招就笑了。她也笑了。笑起来真可谓笑颜如花。看的我三魂不见了二个。她见我傻傻的看着她,脸一红的问:我脸上有什么不对?我看看,然后赶忙找镜子。一时半会居然没找到。我从兜里掏出一个小铜镜,递给她。她迟疑了一下说:你一个男孩子带镜子干嘛?我故作严肃的说:你的困惑也是我的困惑,我也经常被很多小女生傻傻的看着,看的我都怀疑自己脸上有什么不妥。

哈哈,你还挺自恋啊 。她笑了一会又仔细看了我一会,然后默默的说:嗯,是挺帅的。人帅,学历高,又挺幽默。女朋友不少吧?哪有啊,我这一个穷书生,既无功名又不会捉妖。狐仙又让宁采臣和燕赤霞捷足先登了,我连鬼都没有.... 因为之前QQ聊天时,她跟我说,她最喜欢看张国荣版的《倩女幽魂》这个电影,所以我故意往电影上面说,已期博红颜一笑。

哈哈哈...她果然笑弯了腰。我伸手扶起她,顺势半真半假的说:那你做我女朋友吧。她由哈哈大笑变成莞尔一笑,让我分不清是什么态度。我说完后又后悔了,毕竟今天是第一次见面,太快了,她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轻薄的登徒浪子呢?于是赶紧转移话题说:我们吃肯德基可要快些哦,一会到12点了,排队的人可就太多了。说着就带走大踏步走了起来。

她也不甘示弱的紧跟着我。到了我让她找个位置等着我。我去排队。暂时人不算多,我很快买好两份。她接过我递给她的肯德基愣了一下,你居然还记得我在QQ上跟你说过我喜欢吃什么。一个鸡腿堡,一个中薯,一个小可乐不加冰。而我只吃薯条,就买了一分大薯和大七喜加冰。当然,如果我只是网上随意聊聊的人,今天我们就不可能坐在这里了。我认真的对她说道。

哦,她若有所思的说。可能刚开始还以为我让她做我女朋友,是开玩笑的。现在听我这么说,似乎又是真的。所以陷于思考吧。我也把在网上和她聊天的内容,回想了一遍。我曾经旁敲侧击的问过她,她说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。连男生手都没碰过。怪不得刚才我从后面捂住她的眼睛时,她的脸会那么烫,那等同于摸她的脸啊。现在想起来,自己真是太轻浮鲁莽了。第一次见面上来就动手动脚的。幸好她也是真性情,不造作,否则拂袖而去,吓跑了也是有可能。

不是听说大学里都是风花雪月吗?你怎么会连女朋友都没谈过呢?别对我说没人喜欢你啊,还是她先打破沉默问我。呵呵,我淡淡一笑,似乎她的问题又勾起了我些许回忆。我在大学是文学社的社长,她们嘴里的文艺范青年,你说喜欢的人多不?我手下那个副社长,几乎一星期换一个女朋友,四年不带重复的。但我跟别人不一样,用我们班花的话说:我是一个不属于大学的大学生。说我不解风情吧,又偏偏才情万丈。说我食古不化吧,又偏偏熟读诗书,不该不该。

呵呵,她听我这么一说,忽然一笑说道:我猜你大概是曲高和寡吧。她这一说倒是惊到我了,她初中毕业,又和我第一次见面,却能一语道破。真是不知 ,比学校那些所谓才女,所谓这花那花的高明了多少。有人说上帝是公平的,他给了一个女人惊世容颜就不会给她脑子,譬如赵飞燕,杨玉环之流。他给了一个女人智慧就不会给她美貌,譬如嫫母、钟无艳。而娟似乎两者都有,这更增加了我的珍惜之感。

生我者父母,知我者娟也。我们相视一笑,拿着饮料做 cheers 状。之后我们便谈天说地,谁也 没有在提感情的事,我想她需要考虑吧,毕竟大家认识于网络,相会于现实不过才一天而已。

之后一个月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,只是每天晚上用手机短信聊天(那会手机没有登QQ功能)她问了我家里的事,还有工作的事,应该是在考虑是否答应做我女朋友吧。又过了一星期,她还是没有明确回话。

我忍受不了这种等待的煎熬,就在一天夜里给她发了一条信息:同学都说我不近女色,我曾经也这样认为。但自从在网上无意遇到你,我想我错了。在见到你之后,我更加确定了我的心思。你的容颜的确惊为天人,但美女学校见过太多,还不至于蒙住我的双眼,令我产生错觉。你令我心动的是你的睿智。我不稀罕美女,也不屑才女,我只想和懂我的人在一起。我找了很多年,这个人就是你。你愿意让我牵着你的手吗?如果你拒绝我,我不会纠缠,我会删掉你的手机号码,从此只做你的网友,不再相见。

我发送出去信息后,又害怕收到她拒绝的信息。就干脆关了机,踏实的睡一觉,明早上班的路上再开机看。

第二天一觉醒来,等不及上班路上,就直接开机看了。正好二条信息跳出来。1.呵呵,我的手不是早就让你牵了么,脸也让你摸了...2.我们刚来这边打工,先把工作稳定了在风花雪月吧,你总不能让你女友我喝大海的水吧?嘻嘻O(∩_∩)O。

我一激动手机差点摔在地上,她答应的这么彻底,让我喜出望外。赶忙回了一条信息:给我两个月时间,我交给你一个工程师男友。两月后的今天晚上20:00我们在翠微和中山分界桥上见。那个桥因为形状酷似断桥,被当地打工人男女戏称为“鹊桥”。桥下自然是“西湖”,其实就是一个水沟。

好,这段时间我们就短信联系,先各自稳定工作,2月后今天晚上20:00.鹊桥见。娟很快就回过来了。

之后的一个多月我的工作也进展顺利,我当时直接凭借学历,面试的是电脑主板公司的维护工程师。专门维修生产线上的NG产品。第一个月是师傅带着,第二个月才转正独立维护。我和娟每天晚上都通话一会,又短信聊半天。娟最近转夜班了,我是长白班。所以我们聊天就少了。还好我们约定约会的时间也逐渐临近了。她也已经把我们约会的那天调休好了。

约会那天,我早早就到了“鹊桥”,还特意带上工程师的工作牌,让她看看我这两个月的成绩。珠海的白天特别长,晚上19:00多天才刚刚有点暗。“鹊桥”是打工情侣的天堂,每天晚上都有很多人,但一过20:30人就少了,去哪儿大家都明白(开房去了)。

我站在“鹊桥”上,想起新白娘子传奇里,白娘子和许仙在断桥相遇的情景。又想起我和娟在网上相遇到现实相会的点点滴滴。心里暖暖的。忽然被一双手从后面捂着眼睛,一股古龙香水的味道扑鼻而来,她好像没有喷香水的习惯,但除了她还会有谁呢?老婆你来啦。因为自从确认关系以来,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,所以我故意喊“老婆”来再次确认关系。“老公...”我以为她会娇羞的轻声“嗯”一下,没想她直接也叫我老公。不过更让我吃惊的还在后头。我轻轻握开她的手,转身看到了我日思夜想的娟。天已经有点暗了,我怕看错了,定睛再看,居然化了状,嘴上也摸了口红,身上涂了古龙香水,眉毛也修了。按说女孩子化点妆也没什么问题,但我能感觉到,这不是属于她的气质。

我不知道这两个月她究竟经历了什么,但我看得出来,她已经不是二个月前我见到的那个清纯单一的娟了。我很珍惜这段感情,也很在乎她。我强忍着心头的疑问,轻轻的把她揽在怀里。她也动情的抱着我,喃喃的叫着老公。好一个风情万种,魅力四射的女人,跟我在学校认识的那些美女没什么两样!如果我要这样的女人,何必等到毕业后,何必等到现在。我强做镇定的心一点点的崩溃。她越温柔我崩溃的越快。因为这根本不该是她的属性。

“你还是我两个月前认识的那个娟吗”我终于脱口而出。疑虑和不信任是一种毒药,你只能解开,不能遮盖,否则只会越来越难以收拾。

她身子一震,后退了两步离开我的怀抱。满脸愧色的看着我。也初步印证了我的疑虑。
你交男朋友了对吧?甚至处女之身也不在了对吗?我感觉自己的浑身在颤抖,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害怕。
她的沉默让我认为是欺骗。也彻底的激怒了我。我歇斯底里的咆哮:你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,秦淮河八大名妓吗,你有柳如是,董小宛那个才华吗?

这两个月你知道我在干什么?我没日没夜的工作,没有工程师能一个月转正,为了我们的约定,我却做到了。你在干什么,床上吗?

哦,我明白了,跟你聊天的还不止我一个男人啊?你这算是“古代妓女投资赶考书生模式吗,多投几个,总有一个及第吧”哈哈,我怒极反笑。

娟早已泪流满面。哭着对我说:不是你想的那样。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你了,心一直属于你,从未变过...哈哈,我笑着打断她的话:心属于我,身体属于别人对吧?哈哈,你的幽默好像也不在我之下啊。。。人愤怒到极点,好像除了笑,已经做不出别的表情了。

不是这样,不是这样的...娟哭着断断续续的说:我们的拉长一直对我特别好,还说喜欢我,我不知道怎么拒绝他,我告诉他我有男朋友了,上个星期他说让我去他那儿,帮他洗一次衣服就算扯平了,不在纠缠我。我就去了,之后非要请我吃饭。我想吃完饭就回公司宿舍了,可他吃饭时说心情不好,不停的喝酒,之后说头晕回不去了,让我扶他回去。我没办法,谁知道一到屋里就把我压在床上,我好害怕,他力气太大了,我根本无法逃脱,因为我不停的反抗,又喊人,他也害怕了,我这才离开他租房那儿。回去我看到内裤上有血,处女膜好像破了,但我肯定他绝对没有进入我的身体,应该是手弄的。。。。

她总算说完了整件事情。我一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整个故事破绽百出。我心痛如绞,头痛欲裂,已经失去了洞察力。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吼道:够了,林娘子高衙内也好,西门庆潘金莲也罢。你想怎么演就怎么演,与我无关,从此无关。我掏出兜里的工程师工牌,直接扔到沟渠里面了,并说,这是我为你做的,现在也不需要了。我不想在纠缠下去,我也没办法继续承受噩耗连连的打击。想转身就走。

老公不相信我?那好,我以死明志,说完就想从桥上跳下去。我虽然恨她的背叛和欺骗。但我也不想她死在我面前。我向前一把拉住她:别傻了,父母含辛茹苦把我们养大,就让你为了男人而死吗?不值得。我比你更想跳下去,但我们的命是父母给的,我们根本没资格自处。说完我松开手,转身就往前走,刚走了两步就感觉心悸难当,一个踉跄摔在地上,我勉强爬起来却只能蹲着,根本站不来了。

老公我扶你回去吧。她走过来要来扶我。我推开她的手:别这么叫,我受不起,还是做网友好一点。老...刚要叫,但想起我刚说的话,又咽回去了。我扶你回租房那儿休息吧。她哽噎的说道。我一听到租房两个字,心里像针刺了一下一样。你不怕我也欺负你,我的力气好像也不小哦。我阴阳怪气的说道。我不怕...她坚定的说。我一听这话,想起了汉武帝的那句名言:寇可往我亦可往!反正白菜都让猪拱过了,我好歹也是正牌男友,我怎么就不能拱一拱?就没在说什么,任由她扶起我回了翠微租房的地方。

我租的是一个开间,一进屋右手就是厕所,我打开灯洗了把脸,思绪清醒了许多。然后回到床边坐着。她关上门,呆呆的在门后站着看着我。我抬头看看她,短短的两个月却恍然隔世。写在脸上的纯真烂漫已经不复存在。取而代之的却是挥之不去的庸俗。女人就是这样,一旦处女身一破,立马就变了样。明眼人都能看出来。矜持能装出来,纯真也可以表演。但青涩的感觉是装不出来的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
.............
我轻吟着纳兰性德的诗句。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。我坐在床边低着头任由眼泪流在地上,似乎眼泪每多流一滴,心痛的感觉就减弱一分。娟蹲在我面前抱着我的头,直到我的眼泪流尽,才掏出纸巾递给我。

我擦了擦眼泪。流完了,心痛也消失了,只剩下兽欲。我直接把她翻到床上,像疯狗一样的扯她的衣服。她先是愣了一下,但看到我眼神里的欲望,也就任由我脱她的衣服。很快就脱的她一丝不挂。这是我见过最嫩的酮体。乳房好像还没有发育开,不是很大,乳头很小,很粉。肌肤如玉,腹部平坦。阴毛又稀又少。一想到这么洁净的身体被别人动过,我就五内俱焚。我粗暴的分开她的腿。她条件反射的用手当着阴部,我直接推开她的手,把头伸过去看,她被男人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私处。羞的满脸通红,用衣服盖着自己的脸。娟的阴唇较小粉嫩。我用手分开她的阴唇查看处女膜情况。确实已经破裂了,但只是从中间撕裂,处女膜肉还完好。倒是跟她描述的情景吻合。我闻了下,一点异味都没有。就忍不住舔了舔。我舌头一碰她的阴帝,她立刻就受不了了。先是用手推开我的头,我的头不但不离开,反而舔的更猛了。这回我头离开一下缓口气,她竟然伸手按着我的头,害怕舌头离开了。呵呵,都说女人是天生的性交专家,无师自通,果然不错。这么快就会享受了。我用舌头忽而挑,忽而扫,忽而绕,忽而吸。初经人事的她哪能受得了这等技巧。不到一分钟就高潮了,屁股抖的像筛糠似的,爱液哗哗的往外流。床单湿了一片。我抬起头从大腿往腹部一路往上吻。直到乳房。

娟的乳房非常敏感,之前都是忍着呻吟,不敢叫 。可能是怕隔壁听到,也可能怕我误以为她很骚,所以都是忍着\"嗯额嗯嗯的\",但当我舔她乳头的时候就再也忍不住了,开始低声的呻吟着。我在左右两个乳房上拼命的舔着,又吸又绕又嘬。舔了至少二十分钟。我用手摸她下面的时候发现,下面已经如同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了,汪洋一片啊。

我顺着乳房继续往上吻,没想到除了阴帝和乳房,她的脖子也非常敏感,不下于乳房。还有耳朵后面也不遑多让。吻到何处是敏感点,从身体的抖动和反应就能看出。我把她盖在头上的衣服推到了一边。她的脸早已红的像熟透的苹果。眼睛闭的紧紧的。我吻向她的嘴,她还不会接吻,被动的迎合我,却不知道张嘴伸出舌头。我吻到她的耳边说:把嘴张开,舌头给我,呻吟是正常现象,不要憋着。然后就转移到嘴上,娟听到我的话,张开嘴伸出舌头,我把她舌头吸在嘴里,舌头和她舌头缠绕起来,不到一分钟,她就学会了和我舌吻。我们拼命的吻着对方。我看时机差不多了,就对她说,我要进去了,准备好了吗?她嗯了一声。我把她两条腿扛在肩膀上,下面一塌糊涂。我缓缓的插了进去,还能感觉到处女膜的紧搰感。我慢慢的抽插了几次,我鸡巴上还有些许处女血。也许情况真的如她所说,只是被她拉长用手抠破了,身体并没有进去。不然不可能我进去还能见血。当时精虫早已上脑,也想不了那么多,适应了几次,就开始疯狂的抽插起来。爱液随着抽送的气压带的水花四溅。残存的处女膜也随着鸡巴进进出出的洗礼破坏殆尽。

两个月的分离和再见时的处女膜破裂。像一根刺扎在心里。我以为操的越猛,记忆会越模糊。但没有用,一幕幕她被别人搞的死去活来的画面,像炸弹一样往我脑子里塞。越想忘记,越难忘。越想相信,越不信。

我只能用疯狂的抽插,用快感来冲散心里的愁云。因为脑子里都是乱七八糟的思绪,导致注意力被分散,结果抽插了数百次都毫无射精感。要是平时面对这种又紧又水多的名器,只怕三五十下就丢了。这也证实了,思维转移法,的确可以起到延迟的效果。

我已经分不清娟高潮了多少次,只看见她几乎昏死过去。爱液湿透整个床单。终于在一个强力抽插后,死死的顶住宫颈全部把子弹打入子宫。我也累的不成样子,鸡巴也不拔出来,任由它缩小被挤出滑落。

然后休息了一会,恢复了体力又接着狂舔抽插。一晚上我们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不停的做爱,休息,在做爱。操了多少次,已经没办法分辨了。

直到天亮我才眯了一会。娟早已经睡的不省人事。我把她抱到床上的另一头盖好,然后把她身下,那早已一片狼藉的床单收下来 扔到洗衣机泡着。我简单的冲洗了下。洗漱好看到娟还在熟睡。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。我虽然很喜欢她,但她发生的那些事太突然,太离奇。我没办法相信,如果是现在,也算不得什么,但那时我处女情结非常严重,根本无法接受。于是拿起桌子上的纸笔给她留言到:

自恨寻芳到已迟,往年曾见未开时。如今风摆花狼籍,绿叶成阴子满枝。杜大才子的遗憾我到此刻才真正明白。如果时间可以倒流,我不要做什么工程师,我宁愿做一名普工守护在你身边。可惜木已成舟,没有如果。对我来说你失去的不仅仅是处女之身,更是信任。与其在一起彼此猜忌,相虐相杀。不如就让我们的记忆停留在这一刻吧。

我写完信,就出门上班了。我不知道她醒来后看不到我,而看到这封信是什么情景。但我真的没办法说服自己去谅解。

浑浑噩噩的在公司混了一天,中间因为心不在焉,工作失误了好几次,工作牌又丢了,被主管吊了半天,但我也毫不在乎。下班了就赶紧回家了,我想知道,她究竟怎么样了。我告诉自己,如果她还没醒,没有看到那封信,我就撕了信,原谅她。

我走的时候把门从里面反锁撞上了。我一拧门就开了,我就知道她已经走了。屋里被收拾的干干净净,一尘不染。床上也重新铺了床单,被子叠的整整齐齐。洗衣机里床单和我换洗的衣服也都洗了挂在阳台。屋里还有淡淡的清新剂味道。怪不得书上说,男人要是没有女人,屋里就变成狗窝。我连忙找桌子上那封信,信已经没有了。只看到边上有一张信笺。我拿起信笺看着上面的字,眼睛被泪水模糊了:老公,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。其实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喜欢上了你,我到现在也没明白,为什么从网上认识你,就特别信任你,感觉相识已久,这大概就是缘分吧。公司的那事是我太年轻了,不懂拒绝也不懂人心狡诈,中了别人的圈套,怪我太傻。本以为辞职换工作就可以当没事发生,但你还是发觉了。隐瞒是我害怕失去你,反倒失去了你。我理解你的耿耿于怀。我一个没文化的女孩什么也给不了你,唯一的纯洁也玷污了,昨晚那一夜我心甘情愿,如你所说,就让记忆停留在昨夜吧。(你的字写的真好看,这是你写给我唯一的东西,即使是分手信,我也珍藏) 。

拿着她写给我的信,我不知所措。 男人就是这样,得到的时候肆意挥洒,失去了才如梦方醒。虽然我常以: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 作为座右铭。但我根本做不到拿起和放下。我傻傻的站在床边,想起我们交往的点点滴滴和昨夜的疯狂与温柔。 我的心仿佛被抽离了,整个人空洞无边。我这才知道,她对我是如此重要,虽然认识才短短两三月,但早已分开不得。

未完待续 ,留言多我就更新的快,后面更曲折动人。
字数:77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