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我的2018第三章 喜迎春节之献爱心】【作者:秀儿】【待续】   出处:www.654lu.com    点击:加载中



  “妹子,舒服吗?”

  “嗯”,开心让我多喜欢了他一点。

  “这只是小试牛刀,哥还没施展本领呢”,我心里一阵慌乱,难道他还有花样?也是,没道理只有我性福,总会跟随着痛苦到来的。

  “你的水还真是多”,我不明白他要干什么。

  “还有这骚逼”,他的手又抓在了肉唇上,“也是好玩好吃又好操的”,还好,只是轻揉。虽然被他抓住了私处,我还是本能的侧侧身体,双手遮遮胸前,防卫的心理又开始了。

  “小姜啊,不是哥说你,这么好的妹子,也不早点让大哥认识”

  “哥,来日方长嘛,她拖家带口的没那么自由”

  “妹子,要多来的啊”,他的手还在挑逗着我的私处。

  “哈哈,肯定来,这是一见钟情,两情相悦嘛”,小老公戏谑的说,不过也不错,我是心甘情愿的,他的气氛也很好,我没道理不接受的啊,水到渠成总比强人所难来的容易啊。

  “那你还就给我这么点时间?真的要走?”这下我才明白,今天只有性福,不会有痛苦啦,虽然他的手指还很不舍的抠弄着我的骚洞,但我已经能感觉解放就在眼前了,贪婪的小心思,只想性福不愿受苦。

  “下次,来了舒服了以后一定常来的,是吧大宝?”这第一次来就如此淫荡,这里肯定也会变成据点的。

  我不回答,彻底的翻身,想摆脱他的手指,可手指还插在我的洞里如影相随。

  “好吧,吃点水果吧,休息下”,他应该也看出来我要结束的意思,终于把手抽离了我的私处。我赶紧起身抓起旁边的浴巾围在身上,被脱光了没办法,该保守的时候我还是很保守的,既然结束了,就该离开的嘛。

  “樱桃吃点”,张哥也真算暖男,他也把内裤穿上,端过来盘子,拿着樱桃凑近我的嘴边,让我无法拒绝。

  “我也吃口你的樱桃”,挑逗,玩笑,樱桃近在我口却摇晃的吃不到。

  “讨厌啦,今天没有了”,知道他是挑逗,我也开心的发发嗲,不吃算了,我可不换樱桃。说完,我就起身离开,尽快远离这是非之地。

  再见张哥时,他也恢复了西装革履,但彼此的目光却无法掩藏着暧昧,甚至是透视,我还在想着与他的欢愉,想着他的大鸡吧,甚至猜想着下次他会施展什么本事,同时也感受着他的目光游走我的全身,触及皮肤的游走,甚至可以钻进我的洞里。

  “谢谢张哥,辛苦张哥了”,我还是蛮开心的。

  “下次一定来哦,一定提前讲啊”,我也看见了他满心的欢喜,还以为他会趁机拥抱再占便宜,却只是礼节性的握手告别。不过他的手上粘粘的紧紧握住我的手,立刻让我想到了自己的水,羞红着脸却无法抽离。

  我还是很开心的,我是性福的,我是自愿的,我应该还会来下次的,也许会是自己来的哦。

  “好啦,该回家了”,小老公搂起我的肩,分开我的手,拥着我向外走。

  “张哥,咱年后见啊”,我还是属于小老公的,还是他在决定我的道路。

  “带着妹子一起来啊”,他也趁机在我屁股上摸了一把,男人的色心总是包天的。

  “知道了,走啦”,小老公头也不回,趾高气昂的,毕竟资源在手,我确实是他的大宝。

  招招手,车子便驶离了张哥的按摩店,我真的去记了一下门牌号,但愿有机会再来吧。

  “按摩舒服吧?”他很开心。

  “还好吧”,我也很开心,但不能承认。

  “现在就回家了?”沉默几分钟后,我还是疑惑的发问,要真是没有痛苦就这么回家了,也算他大发菩萨心肠了。

  “嗯,就回家”,真的是要过年了多开心啊,今天以性福结束,满足快乐。

  “时间还早,顺路去献个爱心吧”,咯噔一下,时间早什么,都快11点了,不过也早就做好了波折的准备,对我没有一帆风顺。

  “下车吧”,车停进一个门洞,转进来好像是个事业单位,这么晚了还有人?

  除了车灯的光束,其他地方都是黑乎乎,我哪里敢乱走,不是他想打野炮吧,给他献爱心啊,这倒也方便,车就堵这门口,可这么冷的天?

  “你不是要在这吧,多冷啊”,我忍不住问。

  “果然是荡妇,这么想打野战啊”,反倒是我下贱了?我一头雾水。

  “走吧,里面走”,切,还不是一样,更找僻静地罢了。

  “王大爷,睡了吗?”他竟然摸到了一扇门前,边敲边问。

  “谁啊?”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。

  “我小姜啊,来看看你”,看来真是我多想了,小老公还不是满脑精虫的混蛋。灯亮了,身影晃动在窗上,门开了,一个小老头站在门口,个不高,看着岁数也不大,至少没公公大,毕竟看着也算是孔武有力的。

  “这么晚了你还跑来,怎么不早点休息呢?进来坐会吧”,老人的关爱,既有责备,又亲切和蔼。

  “过年了,你还这么辛苦,我给您老带点吃的,带点肉,提前拜个年了”,小老公抬脚进门,我也被拉着跟在身后。我这才注意到小老公除了手里牵着我,还提着一个礼盒,也算是有爱心了。

  “真的?”老人的这个语气反应让我略有吃惊,却也发现老人的眼神已经注意到了我,甚至已经盯在了我的脸上。

  “这位是?”老人的关爱不见了,反而变得兴奋。

  “我家大宝,一起来看看你”,老人的眼神立刻黯然失色,我哪里有问题了吗?难道刚才的按摩有哪里没整理好?

  “快坐,关上门说话”,老人的语气又回归正常。这根本就不是一间屋子,只能算个简陋的门房。一道门,一扇窗,黑暗的最里面有张单人床,窗下就是单人桌还是那种窄窄的,通道仅够一人通行,我已经站在门后了,要躲避着关门。空间局促的再多一个人就要人贴人了,矮矮的高度,更是我跳起来都会撞到脑袋,立刻在我心里冒出悲惨两个字,这比我曾经住过的囚笼也好不到哪去。

  “这是我给您带的肉”,小老公竟然跟我换位把我推到了前面,这话怎么说的?难道我是肉?什么肉?混蛋嘛,我惊诧的回头望向他,却瞥见老人脸上又现兴奋,眼中也放出了光亮。我立刻明白了,那是一种欲望,一种透视的欲望,甚至是扒光我的欲望。

  “混蛋你,说什么呢?”我反抗着骂着小老公,用力的想向外挤。

  “你听我说,王大爷之前一直照顾我,你就陪大爷说说话,满足一下小心愿”,他语气温柔手上的力道却很重,牢牢的扭转我的身子再次面向王大爷。

  “王大爷,你都还好吧”,心里虽然恨,却说不出不敬的话来。

  “都还好都还好,你过来坐丫头”,他竟然让出半个身体,指着床让我坐到他身边去。

  “混蛋”,我终于忍不住骂出声了,脚下没动,身上还想抗争。

  “你老实点,非要我动粗啊”,小老公发狠的说,竟然开始掀我的衣服。

  “你有话不能好好说啊”,我知道抗不过他,因为肚肚已经露出来了。

  “你好好说我不都听你的嘛”,轮到我的悲惨了。反抗没用,只好求饶了,他看我缓和,手也停了下来。

  “过去好好坐会”,我知道他每次都夹带着做会说话,他再次把我推向前,狭小的空间我就快挤到老头身上了。

  “小姜,好好说话,别难为丫头”,老头主动的帮我扯好衣服,接过我的手,拉我坐在他的床上,是没了小老公的禁锢,我却感受不到老头的一丝亲切。因为他就是个色老头,因为他抓住我的手就不再松开了,嘴上还吧啦吧啦讲着我听不懂的道理,听不明白的故事。

  “大爷,您别说了”,我终于忍不住了,他要唐僧到什么时候啊,老头显然一愣,满脸严肃,但手下还紧紧攥着我的双手,比力量女人连老头都不如。

  “我跑不掉的,您抓的我有些疼了”,老头继续盯着我,手未松。

  “我都上了您的床了,您想吃肉我帮您”,胳膊终究掰不过大腿的。

  “真的?”兴奋又浮在脸上,手上的力道也减轻了。

  “嗯”,我趁机抽出双手,可我真的跑不掉啊。

  “你真的愿意给我吃?”老头再次确认我的接受,满脸的兴奋就不怕弄个心梗什么的?

  我不想理他,怎么可能是我自愿的呢?如果刚才按摩的时候我是自愿的,现在完全是一百个不愿意啊,可我除了妥协又能干什么呢?我只得伸手去解自己的胸衣,就当被猪拱了吧。

  “我来帮你可以吗?”老头拉住我的手,哪里是询问,明显就是制止嘛,而且他的手已经钻进我的衣服里,甚至是灵活的一只手就解开了我的胸衣,另一只手已经钻进胸衣抓在了我的乳房上。

  我毫无反抗,任由老头的双手在我的乳房上肆虐。只剩下恶狠狠的盯着小老公,那一刻甚至希望能用眼神杀了他,都是他做的恶。

  肉总是要吃的,老头也不再是老头,像孩童一样伏在我的身上,啃食着我的乳房,吸吮着我的乳头。倒霉,最近我的乳头不知也越发的敏感了,以前明明毫无快感的,现在老头的吸吮竟在我身体里激起丝丝涟漪。小老公则若无其事的安稳的坐那欣赏这春宫图。

  老头还是差了些,明明在乳头上激起的快感,很快的就被疼痛掩盖了,我又觉得很无趣起来了,完全就是折磨。

  “大爷,我来吃吃您的鸡巴吧”,我也不回避了,反而想尽快结束眼前的难受,之前按摩的性福完全被扫兴了,人与人怎么就差别那么大呢?甚至我也想嘲笑一下老头,真是为老不尊,都多大岁数了,还动着龌龊的念头,老不死的还挺的起来吗?

  “真的?那你帮我脱”,不是吧,老头的精气神立刻来了,挺直了腰杆站起神来掀开他的衣服,我后悔了,刚才怎么没摸一下探探虚实,我已经看见那里硬硬的凸起了,真是骑虎难下啊。

  算了,就当参观博物馆了,看看着老头的宝贝吧,毕竟也是个鸡巴啊,希望真的老当益壮。

  脱下棉毛裤,我知道自己错了,内裤下面的绝对是个大家伙,我已经躲无可躲了,只求他不太坚挺吧。

  脱下内裤,真的是大家伙,长度和粗度都属于中上品了,硬度差些,耷拉着脑袋。

  “老了,不中用了”,这是他的谦虚吗?他还想怎么霍霍我啊,我托起他的蛋蛋,凑近了些,味道更冲了,我不禁皱起眉头,犹豫着不肯下口。

  “昨天刚洗的澡,干净的”,操,我也想骂脏口了,这也是干净?味再大点我都要吐了。

  “没事的,不干净大宝正好给舔干净”,小老公一点也不忘记推波助澜,恍惚中我竟然觉得龙抬头了。

  不吃也要吃,到不是真的无法忍受,只是心里不接受,他又不强迫一副我自愿的样子让我很不爽,但我还是张口吃了下去,多吞几下味道也就好多了,我确实是荡妇,所以我是贪吃鸡巴的。

  我卖力的吸吮套弄,因为我已经感觉到鸡巴的变硬,真是老不死的,就算是老不死的,我也要灭了他的真身。

  老头不是老头,果然那句话,不是老头变坏,是坏人变老了。他主动了抱紧我的头,用力的按着,变我的主动为他的主动,变我的套弄为他的抽插,再用力变深喉了,我更加无力挣扎了,默默的忍受老不死的鸡巴在我的嘴里翻江倒海,直到天降甘霖。呸呸呸,哪是什么甘霖,太难吃了,我不肯下咽,他也不肯拔出,就那么僵持的堵着。

  “丫头,太舒服了,你真是好丫头啊”,老不死的鸡巴也是会软的,再多的表扬我也要吐出他的子子孙孙。

  “你吃了大爷的鸡巴,大爷也帮你舔舔”,操,还没完没了了?我看向小老公,完全的无应答。老头却已经跪下了,推倒,抬腿,脱裤子,一气呵成,我竟然无从反抗,我只受住了最后一道防线,双手紧紧的捂在内裤上挡住私处。

  鸡巴是软了,老不死的人还在,他的双手就跟大钳子一样,慢慢的分开我的双手,就像是欣赏出水芙蓉一般。

  “丫头竟然湿了”,他更加兴奋了,舌头轻轻舔在我的内裤上,舔在我的淫水上,舔在我的肉肉上。

  “果然是个好骚逼”,明明跟他没关嘛,可我又不能说是刚才别人的功劳,忍着吧。他的牙齿他的唇肆虐在我的内裤上,私处也被猪乱拱一气。我放弃了挣扎,死鱼般躺在他的床上,好大的味道,难闻死了,真是掉到猪圈里了。

  “哇,小姜,你挖到宝了,你玩过吗,就便宜老头子我”,他扒开了我的内裤,露出了我的肉唇。我想用力夹腿我想用手遮挡,都被拦了下来。

  “是吗?大爷你喜欢就好”,小老公好大方。

  “喜欢喜欢,老头子有福啊,还能玩到这么好的逼”,“是吗?怎么个好啊?”小老公言语挑逗着。

  “可以说是馒头逼了,肥肥的包裹的紧紧的,咬起来肉肉的”,老头的嘴咬在我的肉唇上。

  “这还是刮了毛的,更白净了”,他的舌头舔在我的阴阜上。

  “黑蝴蝶也藏起来,不是,就没有黑蝴蝶”,老头扒开了我的唇。

  “这可要好好玩玩的啊,还粉嫩粉嫩的,小姜,你是哪里找来满足老头子我的啊?”滚,真当我是作鸡的啦。

  老头的舌头手指齐用,洞洞肉唇阴蒂被他搅的天翻地覆,我也真是淫贱,真的忍不住淫叫哼出声来。

  【未完待续】字数:3947